槑喵

两个他(取名废怎么办,我也很绝望)

不知道自己写了啥,小学生文笔,看着还没发出来的8000+字,很绝望。

突然不想写了,突然咸鱼,失去希望。

北京的夜晚已经深了,但是灯火通明的街道却丝毫没有沉寂的迹象,空气之中飘荡的喧闹声和嘈杂声让夏天的躁动越发汹涌起来,街道边成群结队的年轻人们正在尽情地享受青春的肆意和张扬。

 

“朱老师,我这里……”似乎是看出了助理的犹豫,朱一龙微微一笑并没有接话。助理问“您没有什么想要问我的吗?”“如果有事,你迟早都会开口的,不是吗?”朱一龙那坦然直率地模样让助理无法反驳。“呼……”助理长长吐出了一口气,重新整理了一下思路,“是这样的,有个剧本邀请您出演男主角之一,我把剧本带过来了,您带回去看看。”助理看到朱一龙欲言又止还想要说些什么,想了想,继续说道,“公司觉得这个机会不错,就是题材有点,如果您觉得剧本有趣,打算出演,那么这也给你自己一次机会,说你想要出演沈巍这个角色。”

 

朱一龙一双大眼睛里满是好奇,题材?男主之一?

 

“如果您觉得不行的话,到时候你给我一通电话,剧组那方面由我来处理吧。”坏人的角色还是要由助理来担任,否则不论是导演还是制片公司对一个演员的印象糟糕了,那就无法挽回了。

 

朱一龙满是好奇的,认真地阅读起了《镇魂》的剧本。剧本和电视剧成片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,导演的任务是将剧本演变成为画面,而演员的任务则是从剧本的文字引申出角色的深意,接下来一天里,朱一龙就在家里,默默地翻阅起了剧本。

 

朱一龙觉得,这大抵是自己从业生涯里为数不多能抓住的机会了,还是男主之一,人物也有很多可以深究的地方,哪怕题材改编的兄弟情,但是错过了《镇魂》的机会,永远不知道下一次机会什么时候才会来临,他应该竭尽全力抓住到手的每一次机会,娱乐圈从来不是一个热衷于做慈善的地方。

 

“接了吧”朱一龙对助理如是说道。

 

 

 

白宇回到酒店的时候,夜幕已经再次降临了下来。今天下午,白宇去坐了两次云霄飞车,玩了几趟激流勇进,还在游乐场海滩之外的篝火堆边待了一个多小时,喝了两瓶啤酒,和那些不知道从哪里来形形色色的人深情激昂的聊了半天……如果不是有人不小心把烧烤酱撞翻到了他的衣服上,他还没有打算回来呢。

 

推开酒店房间门,虽然除了第一天入住以外就没有回来了,却一点生疏感都没有,演员嘛,酒店就是家。但比起酒店整齐清冷的摆设来说,他还是觉得乐园的帐篷和草坪更加亲切。到浴室里把脏了的衣服更换下来,顺便沐浴了一下,更换了一套衣服,整个人都觉得神清气爽起来,似乎根本感觉不到疲惫一般。

 

打开浴室门,白宇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助理,“哈喽,好久不见,分外想念哟。”白宇抬手打了一个招呼,将手中的脏衣服丢到洗衣篮里,然后从衣柜里翻找出合适的衣服,思考着今天晚上应该去哪里高兴一下呢。

 

看着怡然自得的白宇,仿佛自己根本不存在一般,这让助理有些无奈,只能主动开口挑起了话题,“感觉如何?这次度假?”

 

“挺好的,很放松!”白宇没有任何犹豫,给出了简单却肯定的评价。助理可以听出白宇语气里没有一点勉强的成分,这让他不由莞尔,“那就再好不过了。我之前还有些担心,上一部戏结束之后,你看起来十分疲倦。”

 

 “当然不会。”白宇挑出了一件深蓝色的运动套衫,还有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。“你今晚有什么特别的安排吗?今天下午在海滩我听说今晚有一个烤肉哦派对,只是我不太确定是晚餐还是夜宵,怎么样?你有兴趣吗?。”

 

“我今晚没有安排。”助理笑呵呵地坐在沙发上,,“原本是想要邀请你共进晚餐的……”后面的半句话不需要说完,意思已经再明白不过了。白宇不由大笑,“随时欢迎你加入烤肉派对,哈哈哈哈”

 

助理说,“你就不好奇,我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你的房间里吗?”“那你倒是说呀!”

 

“有个剧本邀请了你出演男主角之一,我觉得还不错,到时候你看看吧。”

 

“叫什么名字呀,到底是一部什么样的作品?你居然如此迫不及待地就来找我了?”

 

“《镇魂》”

 

白宇穿好了靴子,在地毯上踩了踩,动作却是不由停了下来,认真地看着助理,“我会认真看的,合适就接了吧。”

 

 

 

剧组开机那天,天气很好,万里无云,也是剧组演员们第一次正式碰面的时间,在开机的前半个月的时间里,朱一龙耗费了所有时间反复看了《镇魂》的剧本和原著,为即将到来的拍摄做准备。

 

朱一龙下了保姆车,转身看着眼前人来人往、热火朝天的……剧组,朱一龙的第一个反应是“找错了地方”,难道剧组第一次会议不应该是找个会议室坐下来、自我介绍认识彼此之类的吗?大家不应该是略有生疏的相互交换姓名的吗?现在欢声笑语的,是什么一个情况。

 

朱一龙看着在大棚里上蹿下跳的人影,想着,这是第二次了。“朱老师,化妆师往这边走。”客气的道了一声谢谢后,朱一龙和助理往化妆间走去。

 

在上妆的时候,一个脑袋突然冒了出来“哟,大家,喝水吗?”朱一龙回头,今天的阳光稍微有些刺眼,他的五官一下子好像被灼眼的阳光所遮挡,只能看见屋外一片白茫茫的光,等他进来之后,他的白T恤被阳光照得敞亮,简简单单的,却能一下子就打到人的心里头去,随即一个大大的笑脸就直直的撞进了眼里。他突然觉得有点害羞,“你,你好,朱一龙。”门外白宇走了进来。

 

“你好,你好,我叫白宇,第一次见面,喝水喝水,龙哥有啥事都可以叫我哈。”

 

朱一龙心想,不是第一次见面了,我刚刚在影视城外面,就看见在买饮料的你了。

 

 

 

“小张,影视城门口刹一脚,买水哈,你看下买几箱够分的。”白宇在车上就提前告诉了助理。“好的宇哥,每次你一开机就请大家喝水,谁不知道呀,你不说我也得刹一脚呀。”

 

“哈哈哈,不愧是跟了我六年的好搭档,跟着宇哥有水喝哈哈哈哈。”

 

白宇一到片场,就开始在那里忙上忙下的分水,这个阿姨不能喝可乐,换瓶矿泉水来,这个小妹妹喜欢喝橙汁,快拿过来,像个小太阳似的,无时无刻不在散发自己的热量。整个片场都被带的活跃了起来。

 

“宇哥,刚刚朱老师去化妆间了。”助理小声提示到。

 

“诶,大哥您拿好水,我去化妆间了啊,记得把我拍帅气一点啊!”白宇告别了一个摄像,朝化妆间走去“朱老师?哦,朱一龙对吧,另一个男主角,我得去看看有没有我帅啊!”自恋的摸了摸下巴,拿起水,推开了化妆间的门。

然后,他就没入了一双眼睛,明亮的眼睛盛满了一泉月光,星星点点的斑斓美轮美奂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平和的气息。正午的阳光打在她的侧脸,轻轻的微笑。

这一眼……

说不好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。

就好像有什么东西一下自春光中苏醒——这一个瞬间,好像可以被定格,被放进记忆里头念念不忘一样。

 

“你好我叫朱一龙。”

 

原来他的名字是朱一龙呀,很好听,很适合,

 

阳春一曲动朱弦,,游龙潜处野云闲。

 

 

 

拍沈巍出场那一幕的时候,白宇就坐在教室后面,他看着朱一龙板书,太阳好的太过了,有粉尘飞舞在教室里面,他握住笔的姿势很好看——他的字也很好看,字体典雅,可以看得出功力的那一种好看。

 

白宇摸摸下巴,这样想到。下一场就是我们的见面了呢,沈教授。

拍初见的那一幕的时候,阳光下头照射下镜头里头这个男人他轻轻的皱了皱眉头,他眸子里头透着些震惊,仿佛又有更古以来不变的深情。

 

“请问,你是。”

 

对面的这个男人眨了眨眼睛,他的比女生还要更加纤长的睫毛这样轻轻眨动的时候,好像有一只蝴蝶轻轻的扇动了翅膀。白宇探究的看着眼前这个好看的男人,他穿得简单,他神情自然。

 

他微微举了手里的教案,然后他的声音透着一股子隐忍的镇定自若和波澜不惊。无限清朗的眉眼却拥有着最能够打动人心的力量。

 

他说。

 

“我是这个学校的老师,我叫沈巍。”

 

现场一片寂静,只能听见他清浅的呼吸声,白宇抬起头,一言不发,但是他的眸光,好像隐约有了一点点变化。

 

“你都不知道,刚才你和朱老师对戏的时候,特别出化学反应。说实话,我还是第一次拍戏有这么舒心的感觉,你们两个人谁也没盖过对方的风头,反而显得对方更加出彩了。这种相互辉映的合作,才是真的好呢!”

 

白宇其实刚才就是觉得特别顺畅。他都快把摄像机给忘了。朱一龙看着他的眼神他都感觉到了——那种温柔和细腻。他觉得所有的反应都是自然而然,好像一切都是现实……他不只是在诠释一个故事而已。每一个镜头,都被他演绎得像是画。

 

 

 

朱一龙安静的坐在一边不说话,他低着头,轻轻的将袖子整理好。

 

拍戏十年,他合作的人有很多,合作过的女演员、男演员也有很多。敬业的不敬业的都碰到过。但是白宇这样的男演员,他是第一次遇见。

 

旁人可能及不上他这个局中人感触来得深刻。白宇的每句话每个字,他都能够感觉到他的入戏。

 

有这样的本领,又有着那样的细腻情绪——这个演员的作品,毋庸置疑,一定会非常非常的出色。

 

助理说“我们都知道的,白老师和朱老师其实是适合站在镜头前面的,镜头前的那两个人,会发光。”

 

 

 

拍戏的日子过得真的很快,尤其是三个月的时间,需要拍完40集。但是这算是他融入的最快的一个剧组了吧,朱一龙心里这样想着,谁叫他身边总有一个一直叫他“龙哥、龙哥”的人呢,这样想着,嘴角都不由泄露出一丝笑意。

 

“龙哥,在想什么那么开心呐!”

 

“没什么,就是想着一会就是大结局的戏了,要不停变换角色,在想要怎么演绎,调整一下心态。”

 

“龙哥,你不是说过吗,信念感,信念感啊,龙哥那么厉害,一定可以的。”

 

“嗯。”

 

朱一龙看着白宇那温暖而明亮、轻快的眼神,点亮了整个世界,璀璨繁星的光晕将黑夜的幕布撕扯开来,仿佛可以看到灿烂阳光宣泄而下的金色未来。

 

朱一龙想,自己的确是入戏太深,爱恋,这个词语的力量着实太过强大,牢牢地禁锢住了心脏,无法挣脱;却又太过恢弘,以至于让人不知道应该从何入手,即使他想要前进,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迈开步伐。

 

沈巍是如此,朱一龙也是如此。

 

朱一龙不由自主地摸了摸口袋,摸到了不是什么时候放在口袋里的棒棒糖。于是就掏了出来,用食指和拇指抓住棒棒糖的杆子,轻轻敲打着掌心,慢慢的手心仿佛也充斥着棒棒糖的甜味。

 

心情一点一点地平复下来。生活,终究还是要继续的,电视剧,也还是要继续拍下去的,他也不能裹足不前,不是吗?

 

 

 

白宇觉得自己要溺死在朱一龙的眼神里了。

 

苍白的唇瓣,一点血色都没有;凹陷的双眼,浓浓的黑眼圈掺杂了一丝血丝;憔悴的双颊,看不到丝毫光泽;只剩下那双眸子,那双黑色的眸子,黯淡的光芒依旧正在流转着,淡淡的悲伤和无助,在涌动着。说着说着,眼眶就泛红起来,薄薄的水雾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凝结,他就眨了眨眼睛,将那一丝脆弱隐藏起来,只剩下那双静谧而哀伤的眸子,仿佛止水之中的一轮明月,一碰就碎。

 

杀青宴结束以后,白宇躺在酒店大床上,迷迷糊糊得做了一个梦。

 

梦到了,又梦到拍大结局时朱一龙的眼神了,仅仅只是一个眼神,没有多余的台词,没有多余的动作,也没有矫揉造作的演绎诠释,只是凭借着那双黑色的眼睛,却道尽了无限故事。

 

可是生活中的龙哥不是这样的,他总是很认真的看着你,听你说话,很开心的时候,嘴角的笑容一点一点地收敛下来,抿成了一条直线,但那消失的笑意却落在了眼底,犹如洒落在海面之上的温柔月光,星星点点、波光粼粼,那浩瀚大海般的眸子变得明亮起来,盛满了漫天星辰。

 

可是,他的心底是一片深深的湖水——他想要投石,他却依然只想要逃避。

 

这可怎么办才好呢。明明像是过了很久,其实也不过才凌晨3点而已。

 

“嘟嘟嘟”酒店门被敲响了

 

“谁呀?”

 

“我,朱一龙。”

 

白宇急急忙忙的打开门“啊呀,我龙哥大晚上的有啥事呀。”

 

白宇看着酒店暖黄色下的朱一龙,穿着一件灰色的衬衣,衬衣的领向下翻着,是一种白宇从没有见过的样式,但是非常好看,衬得朱一龙的皮肤白皙、五官特别精致,颈子长,衬衣下摆是宽松的,有点长,遮住了他牛仔裤的口袋,所以朱一龙把手插在裤袋里,衬衣就被他捞起来了一点,牛仔裤是藏青色,但又和白宇见过的别的藏青色不一样,这种颜色显得又新又精致又干净但随性不张扬,有一种说不出的熨帖漂亮的感觉,而且它衬得朱一龙的腿又细又长,但又不是羸弱的细,而是一种有力度的细。

 

白宇愣愣的看着朱一龙,喉咙不易察觉的微微动了两下。

评论(4)

热度(59)